第十四章 新“弟弟”(1 / 2)

一辆黑色库里南在雨夜里疾驰,穿过人潮汹涌的市中心,最终停在郊外的一个老宅外,虽然位置偏远,却也算得上清新雅致,远离喧嚣。

车上下来一个西装笔挺的少年,他轻车熟路的迈进大门,大宅门口前停满了豪车。

老宅的建造格倒是独特,不着痕迹的模仿苏式园林,想要到达主厅,必须要经过一条长廊,长廊之外,山,水,花草,天人合一,当真是一片世外桃源。

少年此刻没有时间留意周围的美景,直奔主厅,鞋底踏在青瓷板上,发出声响。

正围坐一桌用餐的“一家人”齐看向他,左相成颀长的身影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深邃。

坐在主座的老人打量一番左相成,自始至终没有给一个好脸色,半天才开口道,“你来晚了······坐下吃饭。”

原本热闹的气氛安静下来,凝固的空气中,左相成注意到一副陌生的面孔,是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少年,少年状态放松,没有察觉自己坐在位置属于别人的位置。

“再加一把椅子。”老者率先开口,身后的管家立刻给左相成腾出坐的地方。

左相成犹豫片刻,坐在背对门口的位置。

老者看向左相成的父亲左季连,他立刻心领神会,道,“今天,有一件事情宣布,早在你没来之前就说过了,现在告知你,你有一个弟弟。”

左相成抬头,对视上那个陌生少年的视线,不用多想,他应该就是那个新弟弟。

他只是平静的一声“哦”,全然没有想要认识的意思。

少年不管不顾,眼睛明亮,心无城府道,“你好,我叫季君澄,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相处,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望海涵。”

只一眼,左相成就看出,这个弟弟不简单。

可能同样是心思深沉,并且同样是善于伪装,人前和蔼,人后阴险,这次,遇到对手了。

“这么说来我也不算独生子了,真是要感谢你,以及那位。”面对季君澄伸出的手,左相成自始至终不曾看一眼,反而挑衅的看向左季连。

季君澄收回手,话里藏刀,‘‘其实,你有的,可不止我这一个弟弟,还有两个在家由我母亲照顾,父亲说改日让你亲自登门拜访。’’

“我看,不必了,我不想见私生子,更别提第三者。”左相成一语中的,全然不管左季连的面子该置于何处,对于面前这位,他更是正眼不曾瞧一眼。

话音刚落,一双筷子拍在桌上,左相成顺着声源看去,怒气冲冲的父亲瞪大眼睛,周围是事不关己,坐观好戏的伯,叔,堂兄,还有坐怀不乱的爷爷。

“你再出言不敬,我会让你付出代价。”季君澄被戳到痛处,眸光露出杀气,幽寒的眸底蛰伏着一只猛兽。

‘‘怎么,这就装不下去了?刚才不是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现在就露馅了?’’左相成面露鄙夷之色,丝毫不惧,眸底寒光毕露,盛气凌人。

季君澄深吸一口气,沉下发怒的心,勉强开口道,“你好自为之。”

一顿晚餐就这样不愉快的结束,饭后,“相成,

你怎么转去那么差劲的学校去了?是不是在原来的学校惹祸了?”“你母亲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去了国外还回来吗?”

“你觉得你这个弟弟怎么样?不过很快你要有新母亲了,你会跟着你妈妈还是你爸?”

面对各个亲戚的冷语讥讽,左季连冷漠的坐在一旁品茶,左相成不想回答,立刻起身,想要离开这个虚伪的地方,却被管家拦住,“少爷,老爷请你到书房,有要事商议。”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至此,猜忌,揣测,诋毁充斥于这座古宅。

跟随着管家的指引,左相成走过廊桥,空气中残存着雨水的清冷,此刻黑云遮月,灯火摇曳,走进书房,一股檀香徐徐传来,长柜上一对青花瓷描绘出半个江南的朦胧墙上的水墨画勾勒半壁江山的春天。

一位老人坐在书架前,手边上是一个紫砂壶,身后是各种古董,典籍交错摆放,一同在书房的,还有季君澄。

“叫你们来,是想要告诉你们,我会在你们当中选出继承人,继承我的所有财产。”

左相成和季君澄对视一眼,立刻剑拔弩张,对于左相成而言,更多的是不解,为何要和一个突然冒出的“弟弟”竞争。

“所以您的选择标准是什么?”季君澄率先提问道。

“所有,成绩,品行,天赋,人际关系等等。”他的声音低沉难听,眼角的皱纹里藏着老谋深算。

季君澄喜形于色,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反观左相成,他没有什么表情,如往常一样,板着一张脸,冷冰冰的,内心却在揣测形势。

“优胜劣汰,胜者接管公司的事务,失败的那个就离开我左家,自寻出路。”老者补充道。

左相成顷刻间回过神,明白